首页 女生 幻想 战朱门

第二百二十八章 番外霍念

战朱门 芭蕉夜喜雨 5075 2023-10-17 17:20

  

  我叫霍念,也叫张毓忠。

霍念这个名字,离我好像很久远了。自从那年姐姐带我回张家,大家都叫我张毓忠,要么就是张世子。连养父养母舅舅都叫我毓忠,只有姐姐偶尔私下里还叫我念儿。

可姐姐昨日没了。以后世上再没人叫我霍念了。

我坐在姐姐姐夫的灵堂里,发起呆来。

都说人到七十古来稀,可我父亲活到了七十五岁,临死那年,还提枪上了战场,最后阵亡在土木之变的战场上。

而我姐夫也活到了耄耋之年,虽然只差一岁就到了。我姐姐也活到了七十五岁。而我,今年六十九了,还差一年就到人称的古稀之年了。

说人到七十古来稀,可我家却出了好几位年寿长的。

父亲是一个,他历了七代七帝。我姐姐和姐夫又是两个,他们和我一样,历了八代七帝。像我们这样的,满京城找不到十个人。

从建文年我出生,到现在都成化七年了。不知是我们活得长,还是这大卫的皇帝都短命。

我原本以为我姐姐姐夫会活到一百岁,还能携手一起悠游天下,可他们昨天双双亡故了。

姐夫走在前头,姐姐也没多活一刻。

这些年姐夫一直努力活着,临老还天天寅时起来操练一两个时辰,精神矍铄,老当益壮,连我那一众外甥孙都赶不上。

姐夫舍不得抛下姐姐,留她一人在世上。临死还拉着姐姐的手不放,怕到了奈何桥找不到姐姐了。

姐夫每天都努力地活着,和我姐姐出双入对,满京城谁不羡慕我姐姐?

可他昨日撑不住了,终于是扔下我姐姐先走了。

我姐姐没留一滴泪,淡然自若地指挥着一众儿孙把我姐夫收拾好,指挥着下人操办我姐夫的后事,可等一众子孙忙完再回头时,却发现姐姐已是把自己收拾齐整,躺在姐夫身边,跟着姐夫一起去了。

霍念眼神恍惚,想着这些年来姐姐和姐夫的过往,不禁眼泪湿了眼眶……

“舅舅,到屋里歇会吧,您守在这都好几个时辰了,务必要保重身子啊。”

我恍恍惚惚地寻着声音望去,眼睛眨了又眨,才把人看清,“是玚儿和瑱儿啊。”我抬起袖子在眼角按了按。

“舅舅,您莫太过悲伤了,父亲母亲这是喜丧,他们俩是笑着走的,您莫难过。”穆玚哽咽着劝我,穆瑱也是红着眼眶不住嘴地劝我。

“好好,你们都是好孩子,舅舅无事,就想静静地再陪你们爹娘一程。莫管我。可快马通知你长兄了?”

穆玚冲着我点头,“昨日便飞鸽传信哥哥了,想必哥哥已经收到信了。”

我点了点头,“那就好。你父亲母亲最器重你们长兄,希望他能赶得及回来送你们爹娘最后一程。”

我看着偌大的灵堂内,两具黝黑黑的楠木棺椁并排的摆在灵堂正中,周遭素白一片,房梁顶上垂下片片白幡,随风轻飘,我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。

“莫管我,让我静静地陪陪你们爹娘。”我挥退了玚儿和瑱儿。

黔国公夫妇薨逝,想必来吊唁的人会很多,玚儿他们要招待宾客,且不比我落的泪少。他们声音都哭哑了,管我干嘛,且让我静静地在这里陪姐姐姐夫一程。

我望向灵堂正中的香案上,那上面的香炉里插满了香,香烟袅袅而上,飘飘忽忽冲向房梁,可没多高就散了。

我随着香烟望去,袅袅的白烟,被风吹得飘飘荡荡,像极了那年秦淮河里的青波。

我还记得秦淮河里的青波,飘飘荡荡的,时而温和时而激烈。

激烈的时候少,更多时,只微微地荡漾,像极了年少时养母养父把我轻轻地抱在怀里摇……秦淮河的青波,它养大了我。

我是不幸的,生在庄子里,还没满月又失了亲娘。哪怕画了百幅千幅亲娘的画,可我还是记不太清她的长相,我对她没有记忆。

可我又是幸运的。我有一个好姐姐,全天下最好的姐姐。

那年朝廷更替,外祖家遭难娘亲也受了连累,祖母王氏联合父亲的妾室吴氏鸩杀了我的亲娘,我命悬一刻,姐姐抱着我从庄子上逃了出来。

我五岁前大多住在养父母的渔船上,后来才进城住进了宅子里,再后来我同姐姐又回了张府。

哪怕后来锦衣玉食,高床软枕,我先是当了英国公世子,又当了英国公,享尽了世间富贵,可我还是最怀念养父母家里的那条渔船。

悠悠荡荡,随着青波晃晃悠悠,最好入眠。

我每天都往水里扑通,脱得光溜溜的扎进水里,只觉痛快至极。姐姐说我入水后就像一条小银鱼,小银鱼也是光溜溜的。

我在水里玩累了,就爬回渔船躺在甲板上看星星。夜里听着水声,被秦淮河的青波晃晃悠悠地托着,只片刻我就睡得香了。

后来我没一夜像睡在渔船上睡得那么香过。

后来我和姐姐回了张府,我再也没在渔船上睡过。

再后来,我大了,要说亲了,父亲给我说了好几门亲,我都只问姐姐的意见,姐姐不同意的,我只说不喜欢。

后来我喜欢上了一名女子,她一抬眼一对我笑,我就觉得骨头都酥了,我跟姐姐说我要娶她。

姐姐笑了笑没说什么,可没两天她就跟我说不同意。我知道她一定是让姐夫派人去查了,定是查到了些什么。

我虽然有些失落,但我从小最听姐姐的话,姐夫爱乌及乌,也最疼我,我知道他们不会害我。

我后来听了姐姐的话,娶了定国公的嫡长女徐氏,没过一年就生了长子张璟。后来徐氏又给我生了两儿一女。

徐氏为人大方聪慧,掌张府一门事务,从来没见她皱过眉头,我什么时候看她,她都是一幅云淡风轻的样子。料理起家事和外头的人情往来也是游刃有余,父亲和姐姐都很是满意她。

徐氏不仅中馈料理得好,也很会教养孩子,把璟儿几个教养得文武全才,很是懂事孝顺。不仅她生的,连几个庶子女她都教养得很。

我不得不佩服姐姐的眼光。

我虽有两个妾室,有三个庶子女,但我还是最爱敬徐氏这位发妻。我虽不能做到像姐夫待我姐姐一样忠贞专一,但我给到了徐氏我能给的一切。

我在姐姐姐夫的灵堂里坐了一夜,最后由我的长子张璟扶着回了英国公府。

当天晚上,我做了一个梦,梦见吴氏没死,我姐姐却在成亲的第二年因难产没了。

而我也娶了我心仪的女子,夫妻恩爱,可后来她一直没生下一儿半女,她变得郁郁寡欢,没几年就去了。后来我又续弦了,可续妻还是未能给我生下一儿半女。然后我有一次骑马竟从马上摔了下来,把一条腿摔瘸了。

我虽然还是世子,可我一个子嗣都没有,膝下空空。我纳了很多房妾,可都无一人给我诞下子嗣。

到了中年,我一个妾室终于给了我生了一个儿子,我很高兴,想把她扶正,可父亲却不同意。

再后来,父亲没了,吴氏却说我有腿疾不能袭爵,而我唯一的儿子也说他来路不明,血统不正。最后张解继承了英国公的爵位,吴氏也被封了太夫人。

而我郁郁寡欢,没两年人就没了。

夜里,我如大梦初醒,拥被坐起。我在夜里坐了许久许久,思索我这一生。

我这一生,有我姐姐护着,我虽年少时流落民家,可姐姐一直陪在我身边,养父养母也疼我爱我,我没吃过一点苦。后来我回了府就当了世子,又袭了英国公的爵位,人生得意。

这一切都是因为有姐姐。

可是疼我护着我的姐姐,竟丢下我走了。

次日,张璟早起,来到父亲院里,想询问他今日还去不去姑母府上吊唁,竟连喊了数声不见回应。心里一紧,急急推了门……

“父亲!”

第二代英国公,在睡梦中安详地去了。随着他的姐姐姐夫到了另一个世界。

到此,本文就结束了,感谢各位书友这一年多以来的支持和陪伴,给了芭蕉很多支持和鼓励,笔力不足,很多朋友边骂边看,对不住大家,给大家鞠躬了。

希望下一本书能够精进,期待与大家再次相聚。

下一本书应该很快就能与大家见面了。期待再次见到你们。爱你们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